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 网站地图


学生园地

我的“绝杀”之路

时间:2013年12月25日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
我的“绝杀”之路

巢湖三中八(二)班方少煌

周末,我与三中的队友们一同参加了中国汉字听写大赛的巢湖决赛,并且一路过关斩将,连克槐林中心学校、柘皋中心学校、二中与七中,夺得决赛的冠军。下面就来看一看我的“绝杀”之路。

这次比赛的规则是,每轮都是五队各一人一同书写汉字,其他的与中央电视台的基本一样,对大家来说应该都比较公平,不过要小心的是,错了一个字,就再也没有机会再上,相当于被“绝杀”。

比赛开始,第一次上场,我分到的词语是“悠悠”。因为用的是手指在屏幕上写字,相当难写,所以便几个连笔写完了这两个字。提交前一想,不对,万一连笔算错了怎么办?连忙重写了两个字。答题完毕,发现确实有几个人连笔并被判错了。好险啊!

第二个词“勾勒”,这个没什么好说的,全对,没人写错。

第三个词便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?(当然不是我的问题)。这个词本来是“鞠躬尽瘁”,写好以后往边上一望,其他对手大多是抓耳挠腮,想不出来,在我右边写的一名七中女生后来也坦言没写出来。不过计时结束后,大屏幕上什么也没有,一片空白!主考官一下懵了,几个一开始教我们用答题板的人忙前来检查答题板是否正常。检查一圈发现可能主机出了问题,鼓捣了一通。可这轮的词已经丢失,只好重来(人说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,果真如此。这个七中女生后来成了他们学校的功臣,这个过会再说)。

换到的词是“蚕茧”,十分简单,可偏偏大家都写出时,主机又不给力,再次“罢工”,几个工作人员干脆把主机的程序全关后重新开了一次。很“杯具”,词语再次丢失。

题目又换,这次是“心猿意马”。唉,弄这么简单,真是郁闷的事情,又是一个“大家和谐共处”,一个人也没写错。

下一个,下下个分别是“岌岌可危”与“采撷”,没有什么难度,轻松写出。不过对其他学校的同学可能是个难题,两个词下去了三、四个人。加上队友的努力,一段时间过后,对手只剩下两人——七中的那名女生与二中另一位同学(果真一个“大难不死、必有后福”!)。而我们队也只剩下了两人。

接着,因为我们四人的接连错误,同时站上了一个对决台,进行了长达七个回合的“大战”。

这中间,我印象最深的词语就是“皓齿星眸”。这个词,我们四人全错。我错的可谓太不应该。听到这个词时,我还心中窃喜,“眸”这个字她们应该都不会写才对,就是一个“目”加一个“释迦牟尼”的“牟”嘛。可是写完前三个字,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错误:忘记了“牟”怎么写了!我试了很多次,可一直没有成功,一直跳不开“牵”这个字,只好写了一个“目”字加一个“牵”。

就在时间到前一秒,我一下想起了“牟”怎么写。正要去改,可已经晚了,答案已经提交。我活活失去了一个绝杀对手的机会啊!

没办法,只好与对手继续战斗。在七个回合的胶着状态后,经历了“不是一起对就是一起错”的四人迎来了第八个词语——栗栗危惧。

其实这个词我之前听都没听过,更不知道是怎么写的。不过老师解释完意思“比喻十分害怕”后,我一下“开窍”了。栗,战栗的栗嘛,惧,惊惧的惧嘛。至于危,那是我一个大胆的猜测——毕竟只有危险时,大家才会害怕,没人会平白无故地害怕的。

事实证明,我“赌”赢了:我写的四个字全部正确,一次“绝杀”了我的两位对手,同时带着队友结束了长达八回合的“煎熬”,得到了巢湖的冠军。

而七中那名女生呢——她可比我们累多了,后来又与二中那位对手大战十个回合,终胜对手,使七中成为了巢湖的亚军。

总之,我的这条“绝杀”之路虽然艰难、曲折,不过总算让我们到达了胜利的终点。巢湖三中,必胜!

上一条:听 沙

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28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