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 网站地图


学生园地

听 沙

时间:2015年04月29日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 

皖合肥市巢湖市三中八(2)班 沈怡然

小时候,我喜欢“沙画”,不过只是玩沙罢了。我常趴在一张模子上,抓一把纤细的彩沙往上一抹,听那沙从指隙逝去的声音,或去创造我那花丛中的小女孩,给画中的“自己”添上红扑扑的小脸,穿上白色的小裙,手里攥一束野花,欣然望着蝶舞。

十年后,我站在了如花丛般绚丽的舞台上,着一袭白裙,像停在花枝的蝶,微敛蝉翼。这十年来,我跳过舞,弹过琴,练过字,忙忙碌碌却依然经常醉心于“沙画”和听沙的声音,享受着阳光下自由放飞后刹那间绽放的美丽。现在我的脸像画中女孩一般涨红了。我力劝自己,别紧张,尽力了,无愧,没有遗憾。

“宋微子之兴悲,良有以也。袁君山之流涕,岂徒然哉?”一年的时间,可以让居里夫人发现镭,可以让爱因斯坦证出Emc的平方,可以让一个婴儿学会跌跌撞撞走向母亲的怀抱,而对于我,一场比赛则爱上了朗诵。为了这次朗诵比赛,我付出了很多努力,哭过,动摇过,但就像在一盘跳动的散沙中寻出静止的那颗,虽然艰苦却终有收获。平时八点多就进入梦乡的我不得不推迟“睡程”两个小时。我选的文章是《匆匆》,那对时光的叹惋,对韶华的惜留,对于我这样十二岁的孩子的确难以把握。想过放弃,但更多的是相信自己,我可以。我毫不吝啬自己的耐心和汗水,面对沉默的落地镜一遍遍练习,慢慢体会和把握,将每一点进步化为充实与快乐。

现在,我静静地站在这儿,释然地面对舞台,让积蓄于心的全部酝酿一点一点涨溢她的酒香。“燕子去了”,“桃花谢了”,好像站在这里的不是我。不,是我,一个闪动泪光演绎美文的我。这是怎样的泪光呢?是快乐的!结束后,我站在大会议室的窗边,抱着大红的证书,看窗外车流、人流似流沙安详地流淌,不禁一番感慨涌上心头:向往天宫广寒,就必要忍受那孤凄冷寂的月光,踽踽独行,等待黎明时分奋力捉得那最暖的阳光。

我怀念那段日子,并永远感谢它,专一地、坚定地又饱含信念与希冀地为一个目标付出。那是多么的感动与庆幸、欣慰与敬意!幼小的我就这样在艺术的陶冶中进行了灵魂的塑造,在理想与追求中茁壮成长。

年华匆匆匆匆如沙般从指隙逃走,让风留下如沙飞舞般的“沙沙声”。光阴走过流水,春秋轮回古今。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我忆起儿时的沙画,那个女孩,那束花。花儿黄色的淡雅,白色的高洁,紫色的热烈而深沉。它们泼泼洒洒,光彩流溢,突出星星点点的花蕾。花中的女孩走出来,朝我微笑着离去,轮廓渐渐渐渐模糊,但她手中的却愈发光彩——那是一串灼灼夭夭而又素白圣洁的珍珠......

上一条:行 走

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28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