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 网站地图


学生园地

走 过

时间:2016年11月02日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

束姿颖

 

我不是归人,是过客。

走进半新的校门,望着熟悉的校园,我只想到这句美丽的情话,低吟给母校。

我走过那一栋仅存的老教学楼。在那仪器详全的实验室中,我们在光具座上用凸透镜折射着蜡烛奇妙的光影,我们用导线连接起简单的电路,让一个个小灯泡激动地亮起,我们用颤抖的手在试管中滴加药液,将药匙与杯壁轻触,看见那神奇的化学反应,欣喜若狂。我们小心操纵着那一台沉默的显微镜,从洋葱上细细地撕下表皮,手忙脚乱地一步步操作,满头大汗地调试物镜,当那美丽的紫色细胞组合出现在目镜中,几个人争相地观看,那样高兴。我们把知识化为实践,用新鲜的行动诠释着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的道理。

我走过那条位于操场教学楼中间的道路。还记得那个阴天的下午,我们被从教室中赶出来体检,队伍从走廊排到路上,又从那头慢慢挪到这头。我们丝毫没有浪费时间的抱怨,相反,难得的轻松时光,即使阴暗的天气也挡不住我们愉快的的心情。同学们快活地聊着天,蹦跳着挪动步子。在那施工时留下的砖堆沙丘旁半是玩笑地玩耍。凑热闹的雨让仅有的十几把伞保护了一个班的干爽。

我走过暗淡的楼梯,站在三楼的拐角处,没有走进我们的教室。我像一个陌生人,从窗户中窥探里面。拉严了窗帘,轻掩上前后门,一齐抬头盯着那块不小的白板,一部电影正在放映。有人早已对剧情烂熟于心,有人初次观看,有人原来不感兴趣,可是,当大家在一起看,它早已不是一部电影了,我们都出奇地安静,屏气凝神,似乎是不想打扰电影的氛围,其实是小心地维护这份难得的放松与温暖。那突兀的上课铃一下子惊醒了所有人,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,没能尽兴,或是没能肆意享受这美妙的气氛,那份小小的激动与满心的欢喜,我们始终记得。

我没有向前迈步而是转身下楼。那天,我们从这扇门走出,回头看这陪伴了我们三年的教室,回头道别培育我们三年的老师,最后一次和同学嬉闹,然后,装作漫不经心地走过这栋楼,走过那个漂亮的校门,走向新的起点。

我走下了楼梯,经过那两棵香樟,习惯性地在树下站直了身子,可我似乎从未长高,仍是挨不到它最低的枝叶。可时光流逝太快,纵我想慢马轻舟,也不得快马加鞭。三年对于这些树不足一提,它也许还未记全我们的面孔,就要再迎来一批新面孔,它或许早已不愿分辨我们的脸,只闭了眼,把楼中的读书声,操场上的追闹声收入耳中。它会一直站那儿,陪着我们的三中。

我走过那片篮球场。出于对球的无比恐惧,我每回经过都要警惕地四处张望,加快脚步,生怕那灵活的篮球会砸到我。这一次,场上空无一人,只有数十个篮球架,青绿的身躯无言伫立,它只有在青春的活力中才会唤发生机。我慢慢走过这一片场地,它不属于我,却属于青春。

我走过操场。才入学时,它还未建好,我们一帮小丫头手挽手横穿泥地,用步子丈量心和心的距离。如今,它红绿的衣裳,包容着更多的身影。我们还在这里为体育加试奋斗,那恼人的体育,竟是我虽痛苦但难忘的回忆。

我走过我们的三中。我无数次走过这里,心惊胆战的,依依惜别的,它对于我,已成了母校。这一个优美却残忍的字眼,将它与我,划出永远不会相融的分割线。

我不是归人,是过客,我是三中历史残碎中偶然路过的小小过客。我不属于它,它也不挽留我。

我是过客,走过了三中,走向了前方,我的人生。

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282号